hbnac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爛柯棋緣》-第901章 不是凡塵小術了熱推-vnsav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在计缘摆开自己的文房四宝为小字们刷墨的时候,离开计缘所在小院的朱厌匆匆来到了官邸前院,传音给那位唐姓老修士。
后者原本正在前院主客堂中和黎平谈笑风生的老仙师顿时愣了一下,没想到之前还一脸兴奋的朱道友这就要回去了,而且还这么急。
“呃,唐仙长,发什么什么事了?”
黎平看到身边的老仙长忽然呆了一下,就关切地问一句,后者看向黎平面露笑容。
“没什么,朱道友似乎是忽有感悟,要回去静修一下,就不参加今天的晚宴了,让我代为向黎老爷致歉一声。”
“哦,不用不用,当然是朱仙长的事情要紧,改日我再专程宴请朱仙长便是了。仙长,我们还是继续说丰儿的事情吧。”
“嗯,不错,我们继续,丰儿天资出众,确实是好苗子啊……”
……
这一边,朱厌在官邸门守的恭送下走出黎平的官邸,然后迅速走入大街,回到了自己的暂时借住的一处仙师府,那里本就设有禁制,更有朱厌自行加固过的一些手段。
朱厌步履匆匆,仙府侍从见到他从外回来,纷纷向其行礼。
“朱仙长!”“见过朱仙长!”
“嗯!”
朱厌只是鼻孔出气淡淡点头,一刻不停地回到了自己的那间闭关室,入内之后关上门,立刻就打出多道禁制,然后终于崩不住了。
“噗……”
朱厌的脖颈位置爆开一大片鲜血,胸口更是被血染红,身上那原本已经消退的红斑也立刻重新浮现,甚至大多数地方出现一阵阵焦褐痕迹。
“滋滋滋……滋滋……”
一阵阵烟雾从朱厌身上升起,其中有淡淡的红灰色,就好似三昧真火还在燃烧一般,痛苦感也更强烈了一些。
不过朱厌此刻却面无表情,伸手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居然直接抓入自己的胸口,捏住了自己的心脏,浑身妖气鼓荡,以强悍的妖法压制留在两处伤口中的剑意。
朱厌仅仅片刻就将剑意暂时压制住,而大约十二个时辰之后,一部分剑意才开始被封印,心脏的伤口也终于开始愈合,而不是凭借着肌肉强行弥合,脖子的断裂也同样如此,血痕开始一点点一丝丝地缓慢消散。
此刻房间内还悬浮着大量的鲜血,全都在朱厌伤口愈合的过程中自动飞回到朱厌身上,并没有流失多少。
不过这并非是完全消解了剑意,就像是一种慢性病,用药猛了看似好得快,但是病根却需要慢慢调理,而朱厌身上的烧伤却更为难办,一直在同身体的恢复作拉锯战。
朱厌的表皮往往是看起来自愈了一大片,但某一块烧伤总会自己延伸开来,很快又会发红发焦一块,还会灼烧朱厌的法力,虽然对于朱厌来说算不上不能忍受的致命伤,但那感觉却十分糟心,尤其是那份痛苦,简直钻心刺骨。
“哼,这就是计缘的三昧真火,比想象中更加难缠!”
冷声低语一句,朱厌居然伸手呈爪,在自己身上烧伤最严重的位置一爪。
“嘶啦……”
可怕的撕扯声在血光崩裂之中响起,朱厌竟然生生将自己的一块皮给撕了下来,然后又伸手向另外几处地方。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新的皮肉长出来,等再过去半天之后,朱厌表面上已经恢复如初,只不过那股灼烧般的强烈痛苦虽然淡了一些,但依然挥之不去,脖子和胸口偶尔一会有一阵犹如小刀剜心割肉般的感觉。
想要彻底好利索,剩下的只能是水磨工夫慢慢磨,哪怕是朱厌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彻底恢复,除非计缘出手帮忙,但这种可能性太小,朱厌自己也不愿意。
回到仙师府邸的朱厌整整十天没有出屋,府邸内的人自然也没有人会去打搅他,就连那唐姓修士回来了也同样没有多过问什么。
直到十天之后,朱厌才终于开门出来,此时的他有一定自信就算计缘当面,也未必能看出他身上的伤势还没好利索。
……
黎府之中黎平正和再次来访的唐姓老者坐在客堂上,而外头的走廊那边,黎丰正被管事的带到客堂里来。
进入堂内,黎丰看到父亲和那个仙长坐在一块,顿时眉头一皱,但还是乖巧的上前行礼。
“黎丰拜见父亲大人,拜见仙长。”
“不必多礼!过来为父这边。”
黎平让儿子勉励,然后招手让他来到自己身边,黎丰终究是和自己父亲生分,加上也有些怕父亲,就小心翼翼走到了他身旁。
“丰儿,唐仙长又来看你了,除了皇上,就是寻常皇亲国戚想要见唐仙长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带着空间回到小时候
黎平还要再说什么,那老者倒是笑笑制止了他,只是从袖中取出一张闪烁着银光的小巧符箓放在桌上。
“丰儿,黎大人的话你无需挂心,唐某不过是一介普通修士罢了,更无需因为黎大人的话而非拜师不可,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我辈仙修讲究一个缘法,来,这是老夫送给你的。”
黎丰好奇地伸手去碰桌上的符箓,手指一戳,顿时有一层层银光如同水波一样在符箓表面荡漾。
“哈哈哈哈……这是老夫炼制的清心符,能助你宁心静气,也能有些小小的驱邪功效,虽不是了不得的至宝,但也不会轻易送人,收下吧。”
黎丰又是想要,又是不敢收,显得很犹豫,那老者便又笑起来。
“放心吧,也不是收了就一定要你拜师的,只是来看的时候顺便带给你的礼物罢了。”
黎丰这才放心,把符箓抓在手中,对着老仙修行礼致谢。
“多谢仙长,黎丰很喜欢!”
一边的黎平只是叹气,这唐仙长是真的喜欢自己儿子啊,这种机会多少人羡慕还来不及呢,皇亲国戚都想拜朝中一些仙师为师同样无门可入,自己这傻儿子却身在福中不知福。
老仙修对黎丰十分耐心,他心中有自信,这孩子一定会入他门下。
“丰儿,能说说你为什么不太愿意入老夫门下吗?”
“我……”
黎丰有些支支吾吾的,他不傻,知道计先生可能不太会收他为徒的,并且听左大侠说这天底下想要拜在计先生门下的人不计其数,但计先生好像根本没徒弟,可这念想一直在。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而且计先生告诫过黎丰在体魄强大之前不可修炼灵法,说不定等到他能接触灵法了,就有可能被计先生收为弟子了呢,而且就算计先生真的不收徒,对比起来,黎丰也更喜欢左无极。
见黎丰支支吾吾的,一边的黎平倒是说话了。
“哎,这逆子,最近天天跟着一起来的一个武师练武,我看他是迷上了武功。”
“武功?”
唐姓老者略显错愕,然后就笑了。
“丰儿,武功乃是凡尘小术,不堪大用不说,更也不能超脱生老病死,实在不足以同仙道修行相媲美。”
这话听得黎丰眉头直皱,这和计先生说的不一样,和左大侠的志向远大与豪气冲天也大相径庭,而黎丰显然更愿意相信计缘和左无极。
“是么仙长?可是现在到处都在建文庙武庙呢,武道真的无用么?”
黎丰问的是武道,也是计缘和左无极常说的,但老仙修当然不认为一个孩童懂什么是“道”,笑容不改,微微摇头道。
“武功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如今却是四处修武庙,但那不过是稳定夏雍朝气运而已,当然,这世上却是也有一些武功高到令人心惊的人,但那种人太少,起不到什么决定作用,甚至老夫觉得那都已经不是凡尘人物了,不可与凡尘小术混为一谈。”
黎丰觉得这老仙师后面的话就是歪理了,因为有些武者太强了,所以他们就不是练武的了?
“是啊丰儿,凡尘小术如何能与仙法媲美,你那武师为父改明就打发他走,他自己也就来回一些基础把式,教你武功也更不过是图些钱财罢了。”
一直站在门口的那位管事这会张了张嘴,想对自家老爷说点什么,但想到那天晚宴前遇见计缘受到的叮嘱,最终还是没开口。
而黎丰就忍不住了,就算此前左无极不希望他乱讲什么,也忍不了心中的武圣大人被自己爹这么诋毁。
“爹,你这么说太过分了!什么凡尘小术被说了几百年上千年了,以前或许是这样,现在就未必了,别人或许是这样,可如果教我的人叫左无极呢?”
黎丰这样有些激烈的反应,黎平首先是升起怒意。
“丰儿,连爹都敢顶撞了?”
“孩儿不敢!”
然后黎平又有些回过味来。
“左无极?怎么好像在哪听过……”
一边的唐姓老者有些愣神,回神问道。
“左无极?哪个左无极?可是那武圣左无极?”
“正是。”
黎丰看了看父亲又看向老仙师,肯定地回答一句,令老仙师面色陷入沉思,眼神也闪烁不定。
“他在教你武功?就在这官邸内?”
“是的,左大侠本来不让我说的,不过爹爹都要赶他走了,所以我就说了。”
黎平到底也是为官多年了,察言观色的功夫可不是盖的,看到老仙师脸色的变化,顿时明白这武圣绝非是徒有虚名,但心里先天性还是对仙法的期待大过武功,于是缓和着说了一句。
“纵然,真的是那武圣在教你武功,可比起仙法来,武功还是凡……”
老仙师抬手制止了黎平继续说下去。
“黎大人,武圣之尊,还是当对其有所尊重的,不过,收徒之事也不是一个名头就能压过老夫的。”
说着,唐老仙师站了起来。
“丰儿,老夫改日再来看你,黎大人,老夫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呃,我送送仙师!”
“不用了!”
回了黎平和黎丰一礼之后,唐仙师在二者的礼送下离开了客堂,也不去拜会左无极,就这么直接离开了黎府。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